赵长鹏怒了 币安全面封杀红杉资本

刚刚,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个人推特上表示,可能会很快要求所有申请在币安上线的项目披露其是否与红杉有直接或间接关系。这就意味着币安可能将全面封杀红杉资本在区块链投资的所有项目。这或与4月底媒体曝出的红杉资本在香港法院起诉币安CEO赵长鹏违反投资独家协议有关。

赵长鹏怒了 币安全面封杀红杉资本

三点钟财经根据公开数据统计,红杉资本已经投资的区块链包括IOST、filecoin、orchid protocol、ugchain。总体数量并不多,而在传统领域,红杉的投资异常活跃:森亿智能、坤音娱乐、特赞、西瓜创客、天演药业、金斧子、SEE小电铺等均获得其投资。这些企业如果介入区块链行业,不知道是否会被币安封杀?

红杉资本合伙人计越在4天前还表示,红杉资本很早就加入了加密资产的投资行列,未来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来关注加密资产及区块链行业。在“传统”VC机构中,红杉资本与真格基金、IDG、等都同属于区块链投资的先行者。相信,有红杉资本参与的区块链项目并不在少数。

有市场评论人士表示,如果币安封杀红杉资本的全部区块链项目,将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众所周知,红杉资本在VC的影响力,其所投公司占纳斯达克总市值22%,辛格尔是红杉家族的一员,摩拜单车等都有红杉的身影。红杉资本是VC圈的网红,获得其投资的企业,其后续融资将变的更容易。而币安在区块链的影响与红杉在VC圈的影响力不相上下。

而币安与红杉的纠纷也来自古典互联网的投资模式与价值互联网的高效率。有熟悉红杉投资的方式的人士表示,红杉资本的投资采用时间差的方式,也就是先签署投资协议,但是要等到半年可一年后才会支付投资款,红杉给了自己6-12个月的时间观察企业的发展,判断投资价值,6-12个月后,企业成长了,根据协议,红杉按6-12个月之前的估值进行投资。如果没有成长则会取消投资计划。

但是在价值互联网时代,“币圈一天,世上一年”的速度下,让币安等待6-12个月,显然不符合区块链时代发展速度。因此,双方产生如此误会也是古典VC投资与区块链时代之间的矛盾,是一种必然。

现在币安CEO赵长鹏开始封杀红杉资本的区块链项目,凭借币安的影响力,红杉的时代是否将会结束呢?

在4月27日,三点钟财经曾经在其官方微信三点钟共识中报道,3月26日和4月24日红杉资本提交给香港法院的诉讼文件显示:红杉资本对币安投资失败后,红杉资本决定起诉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创创始人赵长鹏。4月26日,赵长鹏对“红杉资本起诉赵长鹏”事件发布公告,否认红杉资本的一切指控,但由于双方的争议的问题目前正处于保密仲裁程序中,赵长鹏不予进行进一步置评。

此次赵长鹏在个人推特发言则是最新的消息,意味着在这场质控中,币安处于弱势地位。

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

2017年8月25日,红杉资本和赵长鹏就币安A轮融资开始谈判,红杉方面给出8000万美元估值,双方若达成协议,红杉资本对币安持股10.714%。同时,红杉资本同意向将币安的日本分公司提供约3000万人民币的过桥贷款。

彼时,红杉资本与币安代表何一签署了名为《A轮优先股出售条款》的投资意向书。协议规定,双方进行排他性合作,就A轮融资进行谈判并签署相关协议,未经持有人事先同意,支付方不得在到其日前进行预付,并完成A轮融资。

双方融资谈判时间一直持续到2017年12月中旬,在此期间,数字加密货币市场迎来一波牛市,比特币币价涨到2万美元,加密货币市场迅速膨胀。币安靠用户货币交易盈利,每天天量的货币交易使币安由一家默默无闻的交易所成长为行业巨头。随着盈利增加,币安的股东、投资人认为红杉资本给出估值偏低,双方谈判于2017年12月终止。

去年9月份,币安获得了泛城资本和黑洞资本上千万美元的天使投资。2018年伊始,币安注册用户突破600万,国外用户占比97%,业务已覆盖全世界180多个国家。币安CEO李长鹏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币安现在并不需要从外部融资,前提是他们可以帮助交易所与监管机构合作确保运营许可证。

原创文章,作者:liuzimu,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andianzhong.com/original/20180507/n194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content@sandianzho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